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蓝天金牛心理咨询中心 > 心理学思考与交流 > 美文欣赏 > 钟永红:写给爸爸的一封信

钟永红:写给爸爸的一封信

作者:钟永红  发布于:2011-03-15 09:07:55

亲爱的爸爸:    这是女儿第一次这样叫您,在您走后的第六个年头,女儿第一次这样称呼您。    爸爸,在您走后的日子里,我一直在回避提到您或者有关您的事情,每一次姐姐们提起您的时候,我都会制止她们继续说下去。我不知道,我对您是怎样的一份情感,或者一直以来,我都以为,我对您是没有多少感情的,有的,似乎只是做为女儿的一种责任和义务。    您走的那一天,我守在您的床前,看着您的生命一点一点的在我的眼前耗尽,我似乎很有承受力,很镇定。当大姐趴在您的床前痛哭的时候,我有条有理地在安排着您的后事,给殡仪馆打电话、骑自行车去为您买头巾、枕头、被盖等死人专用的东西。我没有掉一滴眼泪。我不知道自己当时的状态是麻木呢,还是真的就对您一点感情也没有?一直不明白自己当时是怎样的一份情感体验,只知道自己似乎是隔离在伤痛之外的。我神情自若地招呼着来来往往的客人,没有伤痛,似乎也没有什么丧失。只是从此以后,我再也不愿意提起您或者有关您的一切。    一个月前的一天,一个朋友的父亲突然去世了,看着她肿得象桃子一样的眼睛,突然间好想拥她入怀,让她可以尽情地哭泣。第二天,在一个人开车去少年宫的路上,我想起了您,一个人开着车,想着您,不觉地已经泪流满面,那一刻,我明白,爸爸,我原来是爱您的。    爸爸,年轻时候的您是俊朗的,喜欢听你唱那首“蓝蓝的天上白云飘,白云下面马儿跑,挥动鞭儿响四方,百鸟儿在歌唱。”高亢、豪迈的歌声时时地让我回想。每次您累了的时候,总会唤我过来替你抬脚,抬上几分钟,你就会给我两分钱,现在想起来觉得那幅画面好温馨。    美好的日子在童年的记忆中是屈指可数的,爸爸,在我5岁的那一年,您和妈妈就分开了,每次去见了妈妈回来,都免不了会挨您一顿好打,于是,大姐为了掩护我,学会了在被子里塞进好多衣服,假装成我已经睡觉的样子,好瞒天过海的去见妈妈,去享受那份久违的母爱。爸爸,那时候,我是怕您的,也是怨您的。    没有妈妈抚爱的日子是在孤独、无助和望眼欲穿的祈盼中渡过的。也许,骨子里的那份悲观厌世的情绪就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吧。那时候的您,潦倒、贫困,还不时的借酒浇愁,为了贴补家用,阿婆会去收一些别人的衣服回来洗,以换取一些金钱维持生计,收到小孩的衣服,就让我去洗,记得那一年我上小学三年级,而收回来的衣服正是我们学校四年级的一个女孩的。至今,在压水井前使劲儿压水、在洗衣台前狠命地刷着衣服的场景偶尔的还会在我眼前浮现。那种感觉有能替大人分担压力的欣喜,也有一份悲凉。有一次老师还在班上对同学说,你们要向人家***学习,人家父母都离婚了还那么乖。爸爸,您知道听到这样的表扬的时候,女儿的心里是怎样的一种刺痛吗?    记忆中,在您那里获得的父爱和支持是极为有限的。无奈中,我学会了坚强、学会了照顾自己、学会了什么事都自己拿主意,学会了自己独立地去面生活中的对方方面面。但是,隐隐的一种缺失一直在我的心里,在坚强的外表下,我知道我的脆弱,我知道我的心灵一直需要一种支撑......    爸爸,带着缺憾,我长大了,您却一天天地衰老了。很长的一段日子里,您常常无端地和邻居发生各种各样的纠纷,在半夜里,我会常常在睡梦中被电话惊醒,然后心急火燎地冲过来为您解决纷争。爸爸,那时候,我对您是有怨气的,我觉得在我小的时候都没有让您操这样的心,到您老了,反而要我来为您解决这样的问题,这种时候,我总是会窝着一肚子的火来为您处理这样那样的问题。那时候,我不知道您的表现其实是疾病的一种征兆,是您发出的需要关爱的信号。爸爸,您知道我心里的那份懊悔吗?不愿意提起您,也许就是不愿意面对那样一份懊悔和欠疚吧?   爸爸,去年,我开始学习心理学,在学习的过程中,我逐渐的开始觉察我自己,了解我自己,在了解自己的同时逐渐的开始理解您。理解您的困苦,理解您的借酒浇愁,也理解了你当年为什么不准我去看妈妈。爸爸,我原谅您了,您也原谅我,好吗?原谅我的疏忽,也原谅我曾经对您有过的抱怨。   今天,女儿终于可以重新地来面对我们父女之间的情感,终于可以一个人坐在电脑面前一边写,一边痛快地哭泣。哭过之后的我,是轻松而又畅快的,哭过之后的我是心存感激的,感谢您赐予我生命,感谢我的成长经历赐予我的坚强与独立。   爸爸,愿您在天之灵,能够听到女儿的心声,愿您在另外一个世界能获得幸福与安宁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您的小女儿

友情链接
DNF连发程序下载 | DNF双开 | DNF外挂